歸家之路——從塔羅看心智煉金術的一角

隨著人類文明的發展,塔羅始終能夠與時俱進,對方方面面做出不可思議的詮釋和見解。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或許一切本就是在走一條早已在宇宙規則中的「歸家之路」。

【一】

何謂煉金術?

簡單地說,煉金術是能夠使人類成為與神明同等存在的神聖技術。其目的是化一切不完全為完全,如煉製黃金、長生不老、製造賢者之石等,乃至創造理想社會以及完全的宇宙。

這樣的概念乍一聽,有些不可思議、神乎玄乎,甚至有些荒謬。但是,我想,很多人也能隱約感受到其背後的神秘,並被勾起探索的欲望。


事實上,煉金術的形成非常複雜,歷經幾千年思想的傳承,文化的不斷融合,興起後沒落,再融合再萌芽,再蔚然成風。細看偉特塔羅牌的22張大阿卡納牌,亦是從直觀的畫面描述了煉金術發展的蜿蜒崎嶇之路。

事實上,我們絕不能認為古人對現代學派視為己有的專業知識一概不知,古埃及石刻上的記錄確鑿無疑的標明,古人擁有淵博的智慧,譬如天文學知識和化學知識等,金字塔明確地展示了他們的建築設計與天文研究之間的關係。


西元前3000年左右的埃及,其冶金、建築、製造玻璃、調配藥劑、製作染料、織布等工藝技術就已經十分發達。煉金術便是以這些古代技術為基礎,融合了古埃及附近流行的神秘思想(如赫爾墨斯主義思想)方才誕生。煉金術師們多偏好用充滿象徵意涵、謎題般的方式記載有關煉金術的知識,亦非一般人能理解與參透,故而研究起來非常複雜晦澀、充滿神秘色彩。有些人稱煉金術為更深奧的化學,便是這個道理。

煉金術可以分為心智煉金術和實相技術(如金屬轉化)兩大部分,從現代角度來說,這兩大部分需要互相融合運用,當然,在可控的範圍內也可以分開單獨運用,譬如僅用於現代冶金。如同武俠影視劇裏的武功秘笈分為心法和招式,通常若人們只習得招式而未有心法支撐則容易走火入魔,同理可見,心智煉金術對於煉金術本身的重要性而言是不可估量的。而心智煉金術是使人類成為與神明同等存在的關鍵,其靈性方面的條件要遠比肉體上的條件來得重要。(注:以下將不再贅述煉金術之金屬轉化面向。)

心智煉金術

說到心智煉金術,不得不又雙叕提到赫爾墨斯(赫爾墨斯 · 特利斯墨吉斯忒斯(Hermes Trismegistus))——這位三重偉大的神秘智慧之父,占星學的奠基人,煉金術的發明者。


心智煉金術是赫爾墨斯主義深廣智慧的冰山一角,而它的本質,並非是將「低級金屬」冶煉成金的藝術,而是借「物」喻「心」,它所探討的是物質及物質實相的本質,描述的是整個宇宙的奧秘,揭示的是生命和心智的真相。而我們所熟知的偉特塔羅牌亦是融合了心智煉金術的概念,包括其背後的赫爾墨斯主義智慧和古埃及傳承下的宏闊宇宙觀。

赫爾墨斯七大原理:心智原理、對應原理、振動原理、極性原理、律動原理、因果原理、性別原理。這七大原理是真實不虛的,領悟它們的人都將擁有神奇的鑰匙,使他們能夠打開神秘聖殿中的一道道門。


這七大原理第一條便是:一切萬有乃為心智,宇宙是心智的(心智原理)。它揭示了「一切萬有」是無限的活生生的心智,是「精神」的本質。一切萬有是無限、絕對、永恆和不可改變的,諸如一些思想體系對「至高無上、創造一切、亙古永恆、無始無終的絕對源頭」的稱呼,其實此處任何語言都顯得蒼白,因為一切萬有是不可被定義的。不過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為其命名為:上帝、神、老天爺、造物主、終極意識等。


整個表像世界或者說宇宙只不過是一切萬有的心智創造,遵從受造界的法則。而且,宇宙,無論是它這個整體,還是它的各個組成部分或組成單元,都存在於一切萬有的心智中,我們都生活、活動並存在於一切萬有的心智中。

一切萬有是絕對的「一」,其會彰顯出兩個面向,即陽性面向和陰性面向。其陽性面向不直接參與宇宙的實際心智創造,而是將自己的意願導入陰性面向,並由後者開始進行宇宙演化的實際工作(性別原理)。如同作家將自己的意願導入靈感的種子,自此種子開始發芽生長,由源源不斷的靈感創作出一部部作品(對應原理),與此同時,作家的心智即為作品中被創造物的「一切萬有」(心智原理)。


事實上,我們所熟知的宇宙只是一切萬有無數個「宇宙」創造中的其一,甚至是其創造的無數個「宇宙」創造的無數個「宇宙」創造的...無數個「宇宙」中的其一。而在宇宙的層面,如果我們將它看成一個人,而我們人類以及宇宙中的萬物則如同這個人身上的一個細胞、一個原子、一個分子...甚至更加微小。不過既然這個細胞、原子、分子是這個人身上的一部分,那麼不管它們相隔多遠,都會有必然的聯繫。這也是為何天體運行會影響人類的原因,同樣的,人類的行為也會影響著整個宇宙。瞭解這些,或許能對解開所有心靈、心智層面的困惑助一臂之力。

在實際運用中,我們已知心智原理,則可知心智亦能創造or改變一切,同時可以巧妙的將「負面的不好的」事件/情緒轉化為「積極的正向的」(極性原理&振動原理),也可以運用「更高層面的因果法則」來克服「較低層面的因果法則」從而主宰自己的人生(因果原理&對應原理)。


當我們的主觀意識是「積極的正向的」時候,宇宙,作為我們所能觸及的最大心智,也會以「積極的正向的」意識回應我們。故而,赫爾墨斯心智煉金術更注重於掌握心智的力量,而不是物質元素,亦即,將一種心智振動轉化成另一種心智振動(振動原理),而不是將一種金屬轉化成另一種金屬,是「心智轉化」的藝術。


「心智轉化」不僅可以讓我們用心智和思想激發主觀能動性,從而實現個人意識的轉化與提升,還可以轉化他人的心智狀態,並通過個人與集體心智狀態的改變,來改變物質層面的一切,甚至是改變世界。如同作家心情愉悅時,創造出的人物也會有愉悅的情緒與舉措,反之亦然。


一切萬有為什麼要創造宇宙,我們無從得知,就像一只螞蟻無從得知人類的動機與行徑一般。但是我們可以從宇宙的心智轉化歷程中獲得一些有益於個人生命與心智成長的甘露。

【二】

歸家之路

宇宙中存在著眾多的生命層面,眾多的生命子層面,以及眾多的存在等級。這一切都取決於一個生命體在生命階梯上的發展程度。等級最低的是最粗重的物質,等級最高的與一切萬有的精神只有一線之隔。一切萬物都沿著生命階梯向上、向前發展,都走在通往一切萬有的道途上。(律動原理)


所有的發展進程都是「歸家之路」。

關於宇宙的心智創造過程,赫爾墨斯教導稱在創造週期的初始,一切萬有,在其「存在之面向」上,將自己的意志投射到其「成為之面向」上,開啟了創造的過程(性別原理)。這一過程是一個不斷降低頻率的過程,從高到低,直至抵達一個頻率極低的能量層面,彰顯出最粗重的物質形式(振動原理)。


此後這個頻率極低能量層面的能量最終能夠以無數個高速進化的「生命單元」的形式重返源頭。這些無以計數的「生命單元」通過在物質層面、心智層面與精神層面上的進化,不斷地提高自己在生命階梯上所處的位置,直至回歸一切萬有(律動原理)。

從塔羅看「歸家之路」

偉特(亞瑟·愛德華·偉特,1857-1942)創造偉特塔羅牌,與宇宙的心智創造過程頗為相似——事實上,許多創造的過程都與之相似(對應原理)。

那麼塔羅牌即是偉特創造的「宇宙」,而偉特對於塔羅牌而言則是「一切萬有」的角色。同時,「心智轉化」的過程可以是每一張牌,也可以是某幾張牌,甚至是整副塔羅牌的結合。



赫爾墨斯教導說,物質藉由不同振動頻率會彰顯出不同的心智等級和不同形式的能量,而這些形式的能量,是被禁錮和限制在物質的組合體之中的,原因在於,能量借由或者說利用物質形相來彰顯自己,也因此會被捲入並禁錮在其所創造的物質形相之中。在某種程度上,一切的創造都如此,創造力被捲入其受造物中。


由此或許我們可以感受到愚人肩膀上包裹裏暫時被禁錮和限制的能量是無限的,它是「一切萬有」無限心智的體現。而愚人本身之於整個22張大阿卡納,則如同「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存在,或是一種游離於其他21張大阿卡納之間的存在,又或是,它們中的任何一張牌皆是愚人在不同振動頻率時的狀態。同樣的,世界牌懸浮於空中的人物,亦會給人一種「超脫」的感受,它是偉特塔羅牌中心智振動頻率最高的體現,亦是最接近「一切萬有」的。


反觀愚人到世界,更像是愚人的「歸家之路」。

塔羅之於煉金術「歷史歸家之路」

從某種角度,除愚人外的21張大阿卡納牌單張進程,亦是將心智煉金術與神話、歷史融合的發展進程描述得頗為傳神。


魔術師(陽性面向)接收「靈啟」,將自己的創造意識導入原本代表陰性面向的女祭司,由顯化的大地母親(皇后)開始了創造萬物的過程,從帝制社會(皇帝,如亞曆山大大帝)的主宰,到宗教(教皇,意味著社會秩序與教育模式)的興起,戀人牌用舊約聖經《創世紀》開篇的伊甸園故事傳達了彼時主流「神創論」的哲學/宗教思想,而戰車牌中揭示了人們可以運用自己的意志掌舵象徵智慧的黑白斯芬尼克(心智煉金術的初嘗戰果)。



自力量牌開始展示了人們可以運用無限智慧的力量掌控諸多原始的本能、欲望、狂躁不安等負面情緒或困難的挑戰,而此時可以追溯到西元前4世紀左右埃及的亞曆山大城(希臘北方馬其頓君王亞曆山大大帝於西元前332年建造的城市)中古希臘哲學的盛行。同時,作為赫爾墨斯原型的隱士,如其畫面所描述的,提著指引的燈照亮無數的教導(赫爾墨斯教導始終秉持著「將真理傳授給有耳能聽的人」原則,這裏的隱士牌在9號位,或許也體現了這個時代湧現出許多赫爾墨斯真理的傳承者們),心智煉金術再度融合各方的文明思想、宗教神話、工藝技術等從而逐漸枝繁葉茂(命運之輪)。


此間經歷了各個宗教與道德律法的平衡(正義),和以北歐奧丁大帝倒吊在聖彼得十字架(倒吊人)的神話故事闡述了心智煉金術逐漸難逃沒落的時代厄運,事實上,一直有一些忠誠的靈魂守護著並默默將之傳承下去。西元4世紀基督教大舉打壓迫害異教文化,煉金術原中心地遭到嚴重破壞,後遷至拜占庭的君士坦丁堡(死神)。西元7世紀阿拉伯回教帝國崛起,阿拉伯人融合各方文化,對煉金術的研究和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節制,心智煉金術的再度融合與揚升)。



十字軍東征(拉丁文:Cruciata,1096-1291年)是一系列在羅馬天主教教皇烏爾班二世發動的、持續近200年的、有名的宗教性軍事行動,由西歐的封建領主和騎士以收復被阿拉伯、突厥等穆斯林入侵佔領的土地的名義對地中海東岸國家發動的戰爭,前後共計九次。十字架是基督教的象徵,因此每個參加出征的人胸前和臂上都佩戴"十"字標記,故稱"十字軍"。


事實上,羅馬教廷的真正野心是建立世界教會,卻打著收復聖地的旗號,東征期間,十字軍對聖地耶路撒冷進行了空前的燒殺搶虐,將這座繁榮富饒的文明古城變成了屍山火海的廢墟,這種強盜行為,充分暴露了彼時宗教的惡魔性質(惡魔)。九次東征的失敗意味著羅馬教廷對權力欲望的野心完全落空(高塔),但也因此打開了東西方文化交流的大門,與此同時,煉金術的星火得以重建(星星)。


重建之路伴隨著諸多迷霧和艱難險阻,如宗教之間的敵意與封建體系的惡化(月亮),傳導者們同心協力,於磕磕絆絆中憑藉熾熱之心不斷翻譯古籍、解析、創作並融合多方文化(太陽),歐洲的煉金術逐漸萌芽(審判),並在其後快速傳遍世界(世界)。


煉金術的歷史歸家之路,表面艱辛,實則是獲得更高層意識的必經之路,偉特塔羅牌很好的展示了這一點,亦即回歸更高的自由、智慧與「合一」。

塔羅之於煉金術「回歸初心」

煉金術的思想傳入歐洲後與基督教的三位一體論結合,16世紀著名的煉金術士帕拉塞爾蘇斯在原先的「硫—汞」體系中加入了代表土的鹽,並由此建立了「硫-汞-鹽」體系,這就是三要素理論。這三大要素也被認為是物質的「身、心、靈」。


故而,可以據此將偉特塔羅除愚人牌以外的21張大阿卡納牌亦分為身、心、靈三個階段,亦或是意識、潛意識、超意識三個心理進程,對應赫爾墨斯主義的宇宙三大層級:大物質層級、大心智層級、大精神層級。事實上,據赫爾墨斯主義者描述,這各個層面是互相滲透的,分層只是為了便於進行研究與思考。

如是所言,或許我們又可以換一種角度去思考塔羅中心智煉金術的「歸家之路」。這裏並不打算把愚人撇開,而是作為本次旅程的「主角」融入進去思考。


設想如果按照赫爾墨斯主義的宇宙三大層級概念,大物質層級、大心智層級、大精神層級是互相滲透著同時發展,亦即,偉特塔羅中,除愚人外的21張大阿卡納按身、心、靈的各自路徑同時發展,會是怎樣的體驗呢?


我們可以將這個「歸家之路」視為更為接地氣的「回歸初心」的路徑,該路徑為身、心、靈同時發展的共7個階段。


如前所述宇宙的心智創造過程是一個不斷降低頻率的過程,從高到低,直至抵達一個頻率極低的能量層面,彰顯出最粗重的物質形式。此時,在塔羅中,如果我們以1號牌魔術師體現心智煉金術這一創造的「最粗重的物質形式」未免有些太過牽強,而0號愚人之於「粗重」似乎也不太合適。但如果按上述角度思考這個問題則會很好理解。


第一階段:

如圖,該階段由愚人(風)與身性層面的魔術師(風)、心性層面的力量(火)、以及靈性層面的惡魔(土)構成。


魔術師、力量和惡魔可以看成由愚人初步彰顯出來的3個面向,其中靈性層面的惡魔,亦即偉特塔羅中最黑暗、最墮落、最欲望、最壓抑的一張牌,與心智角度的「最粗重的物質形式」如出一轍。(歷史上有很多例子可以形容這樣的時刻,例如清末鴉片席捲的黑暗時代)


如此也可以解釋魔術師齊備四元素進行煉金和創造的真正目的,以及力量牌中運用無限智慧克服原始的本能、欲望等負面因素的真正原因,即對抗初生時惡魔面向的低頻能量。


第二階段:

如圖,該階段由愚人與身性層面的女祭司(水)、心性層面的隱士(土)、以及靈性層面的高塔(火)構成。


一階段的惡魔在魔術師和力量的共同作用下,由於欲望和野心的崩塌導致高塔毀滅能量的出現(事實上,很多時候對抗「極其墮落」最簡單直接的方式即為將之毀滅,例如鴉片戰爭時期林則徐虎門銷煙),在崩塌後又歸於寧靜(三階段的星星)。


而這歸於寧靜的過程往往需要被灌予正確的指引,即為隱士牌出現的意義,這也意味著,無論何時,無論何地,煉金術都是存在的,只是赫爾墨斯(隱士牌原型人物)擁有洞悉這一偉大的智慧的能力,並用以教導傳承。


此外,愚人首次彰顯作為水元素的女祭司面向,體現內心深處所擁有的一方淨土,以及靈性成長的內省。

第三階段:

如圖,該階段由愚人與身性層面的皇后(土/風)、心性層面的命運之輪(火)、以及靈性層面的星星(風)構成。


高塔後的指引與自身內省帶來了命運之輪上升的走向,皇后彰顯出大地復蘇、自然孕育、以及愛與美的積極面向,星星則運用內心想要改革的內驅力重新開始了心智創造的過程。(可以參考解放戰爭結束後重建新中國的歷史)


這個階段尚不算太穩定,但包容接納的特質給了愚人更多的嘗試以及整體格局的擴大,是一種心智煉金術開始由內而外進階的體現。


第四階段:

如圖,該階段由愚人與身性層面的皇帝(火)、心性層面的正義(風)、以及靈性層面的月亮(水)構成。


開疆拓土的皇帝彰顯了愚人對於權威的嘗試,但同有野心的皇帝明白不能重蹈高塔的覆轍,萬事要有度,正義所體現的道德律法由此產生,是治理領土和約束欲望有力的工具。結合先前已經擁有的階段面向,此時外顯的秩序層面是井井有條的,至少皇帝面向這麼覺得。


而愚人面向,心智層面的月亮體現了潛意識的不安、迷茫和擔憂,似乎在告訴愚人:「歸家之路」沒有這麼簡單。(參考新中國初期試錯的文革時期)另一個角度,此時的正義也意味著對皇帝外在強大行動力和「高塔後星星重建階段」內在迷惘的平衡。


第五階段:

如圖,該階段由愚人與身性層面的教皇(土)、心性層面的倒吊人(水)、以及靈性層面的太陽(火)構成。


教皇的權威在皇帝之上,並運用其權威做出社會規範和行為準則的約束。此外,這裏似乎突然不見了上一階段月亮的陰霾,實則不然,恰恰是這一階段以白色主色調揭示了煉金術中淨化、分解的重要性。


實際上,光靠身性層面的教皇對月亮的迷途做出「淨化、分解」是遠遠不夠的,心性層面的倒吊人以極其強大的精神內核做出了至關重要的奉獻。而靈性層面太陽牌的出現,作為這21張大阿卡納中直觀上最接近愚人的牌,意味著愚人的「初心」真正沐浴在陽光下。


這一階段並沒有過多描述月亮背後的沉重問題(參考歷史上復蘇時期動盪的時局),而是充分展示了愚人在經歷過去的種種之後,學會了「心智轉化」的力量。(月亮→太陽)


第六階段:

如圖,該階段由愚人與身性層面的戀人(風)、心性層面的死神(水)、以及靈性層面的審判(水)構成。


這一階段看似非常深刻,事實亦如此。愚人在學會「心智轉化」的力量後,「宇宙」的「心智回應」開始逐漸顯現,大天使拉斐爾、加百列、麥可、死神、世界,包括戰車牌中聖靈守護的意志,皆是體現。


原本在惡魔牌中墮落的男女受到了淨化的洗禮,在拉斐爾的見證下,開始了自由意志的結合。心性層面的死神和靈性層面的審判都寓意著重生的「因果」法則能量,它們共同代表愚人的身心靈開始以同頻的方式走向更高層面的提升之路。

第七階段:

如圖,該階段由愚人(風)與身性層面的戰車(水)、心性層面的節制(火)、以及靈性層面的世界(土)構成。


戰車用強大的意志力掌控象徵智慧的黑白斯芬尼克並守護家園,節制中大天使麥可正在自如地進行淨化、提純並融合的操作,充分體現了心智煉金術專注揚升的強大力量,而世界則是所有歷程最終的心智「合一」。


畫面上,戰車圖中的黑白斯芬尼克,到節制中上下不等的兩只聖杯,再到世界牌手中的兩根權杖,均是身心靈層面「二元合一」的體現。結合愚人牌,這一最終階段可謂四元素齊備,並在此基礎上實現更高的「統合」,亦是最接近「一切萬有」心智的階段。


從第一階段到第七階段,即為塔羅中心智煉金術「歸家之路」的體現。

以上只是從「三大層級相互滲透」的角度做了其中一種設想,實際上這樣的設想可以如將身心靈階段各一的「排列組合」一般有很多種。再從整體的角度看此身心靈同時發展的設想,更像是從同為土星對應的惡魔(極低頻)到世界(極高頻)的「歸家之路」,而愚人如同「客體」一般,不斷地用外在形相展示這一精彩的歷程,即「回歸初心」的歷程。其中,整個心性階段自始至終都體現承上啟下、修正補充、以及平衡融合的關鍵作用。


我們可以從這樣的「歸家之路」中獲得啟發,在實際生活中運用心智煉金術在人生的各個階段始終保持初心,不為世俗的欲望和困難所動搖,從容應對,同時還能不斷提升自我,做人生這艘命運大船的掌舵者。

參考資料:《秘密之書》、《圖解煉金術》以及百度百科。

77 views0 comments

Related Posts

See All